江西省统计局  中国九江网  网站首页

您当前所在位置:

首页> 统计工作> 统计文化

    身未动 心渐远

    来源:九江统计局  发布时间:2019-02-02 11:11:30  浏览次数:27501

    我向往山水,内心总是蠢蠢欲动,但很少付诸现实,因为去过几次总心存遗憾,现在的山水稍微有些名气就有千万人涌入,节假日更多人,面对穿着打扮和举手抬足不一的各地游客,我忍不住思考的是哪个城市的游客看上去更土豪。许多地方人工景点堆砌,臆想出的故事破绽百出,破坏心中美好。导游们各怀目的,宰客现象时有发生。我属于囊中羞涩之人,每回跟着到购物点,都有对不起导游,想和他道歉的冲动。每次跟着旅行团去爬山看水,总是为了爬山而爬山,到水边也是拼命赶来参加各种收费项目。全没有一点看山看水的意境,所以这些年我宁愿守在电视上看介绍风景区的纪录片,或在书中作者的文字中寻找着山水的感觉。美丽的山水纯净如画永远收藏在我心中。

    曾因读了李白的《独坐敬亭山》“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。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 和辛弃疾的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”后,对文人的敬仰让我心中一阵冲动,对山水立刻升腾起无限向往,向往那种高大与渺小的对比,鸟鸣山幽的寂静、与世无争的清心。曾经许多次与同学比赛,拼命爬到山顶,然后盘腿坐在地上,让自己静静地俯看山下,想象着李白辛弃疾的诗词,万千欣喜地在心中默念,“大山,我来了!”。闭上眼,伸开手,只觉得自己也是天地间的一份子,在山林间和万树万物一起呼吸生长。虽然现在想来有些傻,但少年时的想法总是那样单纯,没有心机的年代一去不复返。

    后来爱上清幽,爬山涉水,其实并不在意是否爬到顶,或是否游完水边的所有景点,而更在意和谁去游山玩水,再也没有一定要到达山顶的冲动,而更喜欢和谈得来的人边走边谈,一路走走停停,欣赏风景。与亲爱的人或与挚友一起,暂时抛下烦恼,面对着无声的山水,内心总是充满感动。仿佛身心变成空洞透明。魂灵在轻轻随山水间的云烟飘荡,一切所思所想都是那样多余。面对无声的山水,似有千言万语,却又仿佛瞬间无语。悄然翻开自己的红尘往事,不禁思考人生为什么要这样过?人生又该怎样过?静坐在山水间反省自问,又若迷茫间徘徊顿悟。正如沈从文在《湘西行记》中说“望着汤汤的流水,我心中好像忽然彻悟了一点人生,同时又好像从这河水,新得到了一点智慧。…..山头一抹淡淡的午后阳光感动着我。水底各色圆如棋孤石头也感动着我。我心中似乎毫无渣滓,透明烛照,对万汇百物,….一切都那么爱着 ,十分温暖的爱着!……我仿佛很渺小很谦卑,对一切有生无生似乎都在伸手,且微笑的轻轻的说:”我来了,…….”

    随着年岁增长,对旅游已没有了年轻时的热情,对祖国美丽山水依旧热爱,但视线常转向了风景背后,关注美丽风景下的人文生活,所以忧戚之心亦倍增。电视纪录片里常常有穿着破烂的农家孩子站在山头渴望着走出大山,让我很难过,所以我也 常常对我们这些只知把山山水水当作旅游胜地的想法而羞愧。我们这些人住惯了平原,看惯了车水马龙、高楼大厦,怎能想象的出美丽风景下大山里人们艰苦的样子!一千多年前的刘禹锡在《竹枝词》中写道“山上层层桃李花,白云深处是人家。金钏银钗来负水,长刀短笠去烧畲!” 虽然山里条件艰苦,但女人勤劳爱美,男人们吃苦耐劳。千百年来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变化,山里的人们仍与恶劣自然条件抗争着。让人心升敬意。一千年之后,有许多深山处的人们仍还在贫困中生活,辛勤劳作一天依然收入菲薄。但他们依旧守着脚下的土地。。就像贾平凹在文章中说“他们一生在这个地方,就一刻也不愿离开这个地方,有的一辈子也没有去过县城,甚至一条山沟也不曾走了出去….. 读到这里,眼前总出现了许多风霜偻背的山里农人,命运没有给他们太多的享受,有些人在自己的耕作地上来来回回,简单生活一辈子。但苦难却从没那样容易压垮他们,只要有适合农作的地方。他们就在这辛勤劳动。在敬佩同情他们的同时,我一直在关注着国家帮扶山区发展的政策。真希望山里人生活得到质的改变,真希望满面风霜的老人辛苦一辈子也拥有幸福的晚年,真希望山里的孩子拥有和城里孩子一样的灿烂笑容!

    春夏秋冬,年复一年,我更喜欢一个人坐在家中的小板凳上,看着蜜蜂嗡嗡飞,看着花盆里的茉莉抽出小小的绿叶,看着天上飞来飞去的风筝,想着远方曾经去过的山水,心就渐渐远了………